Discuz! Board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15|回复: 0

先前蓝正龙在拍摄《波丽士大人》时林心茹常前往探班

[复制链接]

148

主题

148

帖子

486

积分

中级会员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486
发表于 2021-1-14 17:08:3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清晨,眯缝着眼睛,看窗外灰白朦胧的光,静静地照在黏湿的网球场上,紫荆花树的仍然青翠的叶子挂着饱满的露珠,有种清凉的淡漠地滑过刚苏醒的脸庞,毛孔用力地呼吸着,张开的力度牵动着嘴角,轻淡地微笑。

  秋天,从来都不张扬。就像哪家小姑娘的被别人夸奖长的标志时两个粉红的小脸蛋,羞涩的美丽,楚楚动人。

  忽然想起夭夭,沈从文小说《长河》里的一个小人物。沈从文笔锋锐利,那么多的湘西老乡,形形式式活灵活现。只是愚钝的我,一个本书下来,只是记得个夭夭。想着她在湘西小镇萝卜溪自己家的大橘子园里,拿着网兜拼命地摇晃橘子树的天真样子,想必小脸蛋也是红潮如胭。那是种淡然而纯真的美,那种美无法上色,无法在电脑上用photoshop编辑而成。她的美,灵动而洒脱,淡漠而自然。像湘西,像秋天。

  假期天气湿热,心中烦闷。人和事在炽热中越发憔悴,盛夏无处养蓄安宁的小心情,只能抑郁地随着刺眼的日光哀哀度日。看着那些年轻人艳丽地穿行烈日,栗色的小手臂,修长无暇的小腿,鲜艳的短裙球鞋。青春,无畏无惧。

  心里一度战栗惶恐,岁月忽已晚。

  锦瑟流年,韶华时光,在我身边如水而流。早已不再是青涩的小姑娘,很久也不曾用“脸蛋上飞上两抹绯红的羞涩”来装饰自己,早已不再轻狂热烈,不再固执地坚持,或者等待,即便认为是未完的事和人,结局就由它去吧。再多的渴望,再多幻想,在露水出现之前就惨淡地退场。也许有些事情注定只是适合在昏暗的庇护下衍生,譬如,梦;譬如,情。

  洗刷的时候,隔壁中学传来做广播体操的音乐,那么清晰,那么熟悉。同一个地方做了六年的学生,同一个操场做了六年的广播体操。那些伸展肢节时如企鹅抖动般的动作,依然铭记。恍惚之间,还闻到晨风中那股熟悉的尘土味道,还有操场边上那棵大大的白玉兰树,曾经幼稚地认为那是一种古老的清香,是年老的玉兰树特有的气息。玩过家家的时候,还有模有样地约定,只有纯洁心灵的人们,才能闻到的这种芬芳。呵呵,想起来,还是忍俊不禁。

  只是,岁月忽已晚。不断地念叨这句话,心里紧紧地痛。古人洞若观火的智慧和了然明晰的心绪,让人佩服得五体投地。第一次读到这句话的时候,心里却是异样地喜欢,岁月忽已晚,说得多好啊。有时候,只是轻轻一个眨眼,一个转身,岁月就晚了。最令人断肠的莫过于,岁月就这样晚了,而我还懵然不知,那些深深浅浅的痕迹慢慢爬过还以为稚嫩的面容。于是,在那些青石古道,在湿滑的苔藓小巷里,在向晚的黄昏里,在夏末秋初的早晨,生命与自然交替的瞬间,喜欢上了怀念。找个静静地角落,一把竹藤小椅子,像历尽沧桑的老人回首往事般,遥望远方,眼里混浊,心底无限地感慨。

  岁月忽已晚,何事尽沧桑?

  开始喜好闲静,开始让自己学会淡定而坚强,在每个午后黄昏看日光流转,光影灿烂,然后抱着自己的肩膀安静地睡去;在每个转身,轻轻地看身后的时光,抓一把旧日的回忆,抵挡落寞惆怅,然后笃定地踽踽而行。在有风的日子,爬上天台,顺着风吹的方向,让风穿发而过,把自己放下来,虔诚地向上帝祷告,祈求身旁的,远方的你,我,他,一切静好。丝丝惦着念着,这一切都是微薄的幸福。

  晨光中雾影迷蒙,日光开始斜照在树影,岁月就是这样一点点地蒸发,悄然无踪,再也寻不着,曾经,所有的曾经。就像这个夏末,这个秋初,来过了的,还没来到的,都开始在或浓或淡的血脉中流淌着记忆。

  一回头看程少为简介着镜子中的自己,岁月忽已晚,努力加餐饭罢了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Comsenz Inc.  

GMT+8, 2021-1-22 22:56 , Processed in 0.205196 second(s), 2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